Category

Food & Nutrition Blog

日本功能食品

By | Food & Nutrition Blog | No Comments

人们普遍认为,日本在许多行业都处于领先地位。去年访问这个国家的时候我亲身感受到了这一点,日本人日常生活的高效率让我感到惊讶。东京复杂的火车系统便很好地说明了,哪怕是再复杂的一个东西,也能够有办法让它高效运作!

我们切换到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功能性食品。日本人是功能食品的早期开发食用者之一。所谓功能性食品,是指除了提供能量、维生素、矿物质等基本营养成分之外,还提供特定健康益处的食品。80年代初,日本学术界从三个功能层面来定义功能食品:第一是营养性,第二是感官性,第三是生理性。1随着人们对功能食品的兴趣愈浓且功能食品市场逐渐活跃,1991年日本厚生劳动省 (MHLW) 建立了“特定保健用食品” (FOSHU) 监管体系,来对食品标签上声明的对人体的影响进行监管和批准。这是第一次针对促进健康或预防疾病的特性来为食品贴标签并分类而做出的法律明文规定。

FOSHU系统的引入,是为了鼓励人们通过食用有科学依据的功能食品来保持健康,并预防生活方式疾病。FOSHU的审批流程非常严格,为了通过审批,必须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产品的有效性,同时必须对有效成分进行鉴定以保证其安全性。在此基础上,2015年厚生劳动省又建立了一个新系统-“营养机能性食品声明” (FNFC)。

对于特定保健用食品 (FOSHU),日本政府需要评估其安全性和功效,消费者事务局 (CAA) 只批准符合要求的食品标签。 然而FFC只是一个通告系统,制造商需要满足六个标准即可在食品包装上做出健康益处声明。2这种自证系统类似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FSANZ健康申明系统。

日本是公认的世界上最健康的国家之一,肥胖率极低。 这与日本人爱吃的黏黏糊糊的食物有关吗? 纳豆是黏糊食物的代表。 它是发酵的大豆,看起来很难吃并且有一种奇特的味道,很难被日本以外的消费者接受,它相当于澳大利亚的Vegemite。纳豆中的粘稠粘液可以通过结肠细菌发酵并产生短链脂肪酸,这可能是纳豆促进肠道健康和控制体重的秘密。

 

无论一个产品是否具有FOSHU或FNFC认证,日本人对功能性食品的需求并不会减弱。已有的健康声明声称,乳铁蛋白、壳聚糖和甘草苷等成分都与降低内脏脂肪有关。

日本科研人员还指出,用无活性的益生菌制剂能观察到益生菌效应,这为从益生菌中提取益生元成分打开大门。在这个功能性食品已然成为主流的市场中,引入像BARLEYmaxTM这样的具有益生元效应的全谷物可以称得上是天时地利人和。

日本超市里有20多种的BARLEYmaxTM产品。其中包括早餐格兰诺拉麦片、荞麦面、饼干、能量棒、米粉、果泥汁、便当和饭团。

虽然日本走在时代的前沿,但在全球范围内,消费者逐渐开始意识到食用益生元的好处,以及食用益生元对许多慢性病带来的积极影响。消费者开始探寻能将这些益处与肠道菌群变化联系起来的功能性食品。

The Healthy Grain公司最近委托Tim Crowe博士做出一份战略研究评论报告,以检验BARLEYmax™大麦益生元是否支持消化系统健康。在此报告的积极结论的基础上,The Healthy Grain公司已正式通知FSANZ (澳新食品标准局) 这一自证的健康声明。

诸多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食品生产商都使用BARLEYmax™ 生产富含益生元的食品,现在他们可以在包装上添加产品可促进消化系统健康的声明。这些声明对于当代消费者来说至关重要,很多消费者越来越重视肠道健康,并在寻找能够帮助实现这一目标的功能性食品。

如果你的公司对如何将BARLEYmax™作为功能性食品配料感兴趣,请与我们联系,讨论战略研究评论报告中的发现。
祝身体健康。

 

 

 

泰瑞•李奇登斯坦,执业营养师
The Healthy Grain品牌大使

 

参考文献:

  1. Shimizu T. Health claims on functional foods: the Japanese regulations and a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Nutr Res Rev.2003 Dec;16(2):241-52.
  2. Maeda-Yamamoto, Mari. Development of functional agricultural products and use of a new health claim system in Japan. Trends in Food Science and Technology. Volume 69, Part B, November 2017, Pages 324-332

定义消化系统健康

By | Food & Nutrition Blog | No Comments

打开任何主流媒体的页面,你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肠道健康”这个词。作为营养专家,我们也被各种讨论肠道健康的医学文献淹没,这些文献主题多样,有的讨论肠道与大脑活动的直接联系,也有讨论争议话题的,比如使用面部微生物移植来治疗一系列疾病等。

在所有关于肠道的讨论中,尽管各种术语在科学期刊中被广泛使用,但大家对“肠道健康”的实际定义或临床术语“消化系统健康”的共识很少。1,2,3,4我们的消化系统包括唾液腺、口腔、食道、胃、肝脏、胆囊、胰腺、小肠、结肠和直肠,因此科学界要想达成一个简单相关的定义来涵盖所有的消化系统是相当不易的。

 

健康的定义

世界卫生组织将健康定义为“一种身体、心理和社交全方面健康的状态,而并非单单是没有疾病或体弱。”5

因此,我们可以使用这个健康的定义来解释消化系统健康,即在没有胃肠道紊乱或疾病的情况下,整体的身心健康。然而,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个定义并不是很清楚,也无法提供可测量的生理指标来判断一个人是否处于良好的消化健康状态。如果肠道的角色是为了宿主的整体健康而发挥最佳功能,那么是否有可以用来评估肠道功能的实体是很重要的。影响肠道各方面功能的一个明显实体,便是微生物群落生态系统。

 

肠道微生物群

肠道菌群由1014个细菌组成,主要分布在大肠内。大量证据表明,肠道微生物是实现肠道健康的关键功能实体。6、7、8、9微生物群落在实现和维持肠道健康方面起着许多作用,从防止致病菌的定植,到维持完整的胃肠道屏障和调节免疫系统 (见下图)。正常肠道微生物群的一些特征可表明消化道健康状况良好,这包括无细菌过度生长,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正常且充满活力,无胃肠道感染,或抗生素相关性腹泻。10

 

肠道微生物对胃肠道屏障的作用机制

Reference: https://bmcmedicine.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1741-7015-9-24#Tab1

 

娇贵的微生物群落生态系统

保持健康的微生物群落就像养护草坪一样。有了合适的肥料 (即益生元),我们的草皮 (即肠道中有益的微生物) 就会茁壮成长。当抗生素等干预措施极大地改变了肠道菌群的数量和组成时,对肠道生态系统的精心管理就变得愈发重要。如果没有适当的治疗,特别是在严重干预之后,生态系统可能会变得不平衡,不良微生物接管生态系统,就像野草破坏草坪一样。虽然我们开始了解健康的微生物群落是什么样的,但是对如何最有效改变微生物群,以及如何选择对特定人群有效的方式的认知,尚处于初期阶段。

参考文献: Lozupone_et_al-2012-Nature. Diversi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of the human gut microbiata

 

益生元—肠道肥料

在寻找消化健康的终极定义的过程中,若将肠道菌群比喻成宝箱,那么益生元便是宝箱中的黄金,是真正的无价之宝。“益生元”这一个概念大约在20年前引入,这个词的定义也有过一些变动,且定义的使用仍存在差异。对益生元的普遍共识定义,是“宿主微生物选择性利用的一种基质,具有健康效益”。

 

果聚糖 -肠道的终极肥料

在所有益生元中,果聚糖因其对人体的有益健康作用而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研究,特别是它对肠道健康和肠功能的功效。

果聚糖益生元主要是果糖的聚合物,是洋葱、大蒜、谷物 (包括大麦和小麦)、龙舌兰、洋蓟、芦笋和韭葱等各种食物中天然储存的碳水化合物。果聚糖是膳食纤维的组成成分,众所周知,膳食纤维对促进排便规律性、增加粪便重量和运输时间有益。果聚糖是益生菌刺激益生菌繁殖的选择性基质,它能帮助寄主维持理想的微生物生态系统,是消化健康的必需物质之一。

 

果聚糖在消化系统健康中的作用

果聚糖进入大肠后,肠内微生物菌群发酵增加。短链脂肪酸 (SCFAs) 是结肠细菌进行果聚糖发酵的最终产品,被结肠上皮细胞吸收和利用,刺激它们的生长以及盐和水分的吸收,从而通过渗透压增加盲肠的湿度,促进肠蠕动。12 因此,通过维持正常的肠道运输规律和增加排便次数,果聚糖可以促进消化系统健康。

 

BARLEYmaxTM 益生元支持消化系统健康

果聚糖按聚合度 (DP) 分为小 (2 – 4)、中 (5 – 10) 和相对大的链长 (11 – 60个果糖单位)。术语FOS 代指来自蔗糖的DP约3-5的短果聚糖,而低聚果糖指DP 3-10来自天然菊粉的分子。12 BARLEYmaxTM全谷物的果聚糖构成是独一无二的,主要由DP范围3-12的果聚糖组成,包括FOS和菊粉。

The Healthy Grain公司已委托外界做出一份战略研究评论,罗列出BARLEYmax™大麦益生元支持消化系统健康的证据。

 

在此报告的积极结论的基础上,The Healthy Grain公司已正式通知FSANZ (澳新食品标准局) 这一自证的健康声明。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The Healthy Grain的这份战略研究评论报告和BARLEYmax™益生元的信息,请在下面的评论中告诉我们,或发送电子邮件给我们,我们将与你取得联系。

 

祝身体健康。

 

 

 

 

泰瑞•李奇登斯坦
The Healthy Grain营养大使

 

参考文献:
  1. Tuohy KM, Probert HM, Smejkal CW, Gibson GR: Using probiotics and prebiotics to improve gut health. Drug Discov Today. 2003, 8: 692-700. 10.1016/S1359-6446(03)02746-6
  2. Ferguson LR, Shelling AN, Lauren D, Heyes JA, McNabb WC, Nutrigenomics New Zealand: Nutrigenomics and gut health. Mutat Res. 2007, 622: 1-6. 10.1016/j.mrfmmm.2007.05.001
  3. Johnson IT: Gut health, genetics and personalised nutrition. Genes Nutr. 2007, 2: 53-54. 10.1007/s12263-007-0020-y.
  4. Jacobs DM, Gaudier E, van Duynhoven J, Vaughan EE: Non-digestible food ingredients, colonic microbiota and the impact on gut health and immunity: a role for metabolomics. Curr Drug Metab. 2009, 10: 41-54. 10.2174/138920009787048383
  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Constitutio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s adopted by 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Conference, New York, 19–22 June 1946; signed on 22 July 1946 by the representatives of 61 States (Official Records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no. 2, p. 100) and entered into force on 7 April 1948. In Grad, Frank P. (2002). “The Preamble of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80(12): 982.
  6. Fasano A, Shea-Donohue T: Mechanisms of disease: the role of intestinal barrier function in the pathogenesis of gastrointestinal autoimmune diseases. Nat Clin Pract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05, 2: 416-422
  7. Nieuwenhuis EE, Blumberg RS: The role of the epithelial barrier i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dv Exp Med Biol. 2006, 579: 108-116. full_text.
  8. Meddings J: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gut barrier in disease. Gut. 2008, 57: 438-440. 10.1136/gut.2007.143172
  9.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51223482_Human_nutrition_the_gut_microbiome_and_the_immune_system
  10. https://bmcmedicine.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1741-7015-9-24
  11.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8611480
  12. Schaafsma G, Slavin JL. Significance of Inulin Fructans in the Human Diet. Compr Rev Food Sci Food Saf 2015;14:37-47.

Subscribe to The Healthy Grain e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