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igins of BARLEYmax™

1. 纤维的作用

CSIRO的David Topping教授和Tony Bird博士在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对BARLEYmaxTM的前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他们意识到纤维的许多作用都是通过大肠菌群发酵某些膳食纤维而产生的短链脂肪酸 (SCFA) 而发挥的。

2. 澳大利亚的悖论

Topping教授和Bird博士对“澳大利亚悖论”提出了质疑,即使纤维摄入量相对较高,但大肠疾病发病率仍持续走高。他们意识到,日常食用的纤维并不是大肠菌群的最佳养料。那缺少的是什么呢?

3. 抗性淀粉

缺失的是一种名为抗性淀粉的纤维,这种纤维可以被细菌很好地发酵,能产生良好的SCFA结构。

4. 饥饿的微生物

他们将这一缺失命名为“饥饿的微生物”。1998年Jim Peacock博士和Matthew Morell博士也加入到寻找加工食品的成分来喂养这些细菌的研究中。